今年,沧州市沧县兴济,出土了一块龙纹碑首,在进行了相关的鉴定后,确认该龙纹碑首是明代弘治皇帝为皇后张氏在运河岸边老家兴济修建崇真宫时所立石碑,距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
崇真宫石碑现身沧州,运河文化再添重要文物
    道教宫观。俗称“娘娘宫”。明朝弘治十一年正式敕建。故址位于明朝北直隶河间府兴济县(今河北省沧州市沧县兴济镇)。崇真宫在明孝宗张皇后(孝康敬皇后)出生地张氏旧宅东侧(今兴济镇鱼市口以东)。
 
    据明修《嘉靖河间府志》(卷三之《建置》)与《兴济县志书》中记载,崇真宫前“旧有金钟”一鼎,钟上铸文曰“天德二年十一月初七”、“匠人孙士(口)”等字样,或为金代所铸。
 
    张皇后入宫十二年、明孝宗弘治十一年(1498年)四月十二日,孝宗皇帝派司礼太监李荣、内宫监太监李兴到兴济督工,正式敕建重修崇真宫。资金来源主要是国库斥款,中宫张皇后也捐资相助。历时一年,于弘治十二年(1499年)五月十九日告成。
 
    崇真宫分前、中、后三大殿,俗称“无梁三座殿”。前为三清殿,中为灵应殿,后为普济殿。左三殿为天齐殿、照灵殿、迎晖殿;右三殿为显象殿、广济殿、岁通殿。另外,还建有昭宁祠、保善祠等。崇真宫所祀,除真武大帝外,自天帝而下直到道家所载诸神塑像。《兴济县志书》中赞崇真宫曰“规模宏丽,冠绝一时”。
 
    关于明孝宗正式敕建崇真宫的说法:一说崇真宫系张皇后的“诞育之乡”,称“皇后毓庆之所”;一说崇真宫是张皇后省亲之行宫,俗称“娘娘宫”。
 
    就在今年7月31日,一场大雨冲出了兴济的一块龙纹碑首及一小部分碑身。石碑虽然不全,但雕工精美,“敕谕”二字以及“弘”字显示,这很可能就是明代弘治皇帝为皇后张氏在老家兴济修建崇真宫时所立石碑。与2013年兴济发掘出的刻有“治十五年二月二十六日”“中宫”“崇真宫”等字样的石碑断碑大致吻合。龙纹碑首与断碑上的文字合起来,正好是“弘治十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据当地乡土文化学者及村民们猜测,这两块碑很可能是一块碑。
 
    昨天下午,沧州市文旅局文物保护研究中心负责人郑志利及沧县文保所工作人员一起来到兴济博物馆,对新出土的龙纹碑首及曾经的断碑进行了鉴定。经过测量、比对,郑志利表示,这两块碑的宽度都是95厘米、厚度都是30厘米,且都为汉白玉材质,石碑规格一致,碑身上的文字都为楷书,且字号大小相同,两块碑的断面除了有少许缺失外,基本上都能吻合,修复时能够拼合在一起。经鉴定,龙纹碑首与断碑为同一石碑。据碑文可知,它就是明代弘治皇帝为皇后张氏在兴济老家修建崇真宫时所立。
 
    郑志利介绍,这块石碑的建筑材料汉白玉是当时最高级的石材,沧州附近并不出产这类石材,很可能来自北京房山地区,通过大运河水运而来。这种石材细腻高贵,但不耐风雨,尤其酸雨对它腐蚀性强,将来必须建亭子加以保护。兴济博物馆馆长顾维新表示,他们已找好专家,下一步将对石碑进行修复,然后加以保护。
 
    “这块石碑的发现地崇真宫旧址就在大运河边,是运河沿岸又一重要文物。它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对大运河文化研究,有着一定的意义。”郑志利说。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