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自古就有“礼仪之邦”的称号,就连沐浴洗手都有礼节要求。
 
    西周中期前段流行盘和盉组合,西周晚期到春秋战国多为盘匜配。战国以后,沃盥之礼渐废,盘也被洗代替。宴前饭后要行沃盥之礼《礼记?内则》载:“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
 
    在主人家,父亲执匜注水,其子奉盘接水。
汉代鱼纹铜洗传承沃盥之礼
    奉匜沃盥,在古代并不限于祭祀,宴请之时。在平日,对长者,包括父母,师长等也是如此。如每天早晨,送水给父母,老师洗脸,是子媳,学生份内之事。除此之外,古人还有一种礼节,就是新婚夫妻进新房,相互之间行沃盥之礼。新郎,新娘初次进新房,媵(女方带来的女仆)要为新郎奉匜沃盥,御(伺候新郎的男仆)要为新娘沃盥,所谓“沃盥交”。
 
    而且古人对“洗手”这件看似平常的小事,不仅十分重视而且还很讲究,极具仪式感。先秦时期,贵族洗手称之为“沃盥(wóguàn)”,是祭祀或宴请时十分重要的礼仪。洗手时要有两个侍从分站两边,一人持匜(yí)缓缓浇水,另一人手持盘或铜洗在下面接水,主人则站在中间洗手。如此的洗手场景,若猜一个字的话,是不是让你联想到了“沃盥”的“盥”字呢?
 
    沧州博物馆收藏有一件汉代鱼纹铜洗,便是盥洗的专门用具,作为行“沃盥之礼”时承接洗手洒下来的水之用。这件汉代鱼纹铜洗出土于沧州市鞠官屯,口径37.5厘米,底径27厘米,高9厘米,宽折沿,弧腹,平底。铜洗腹部的外壁上有6道弦纹,底部有4个乳钉,盆内底部装饰有4条鱼纹,线条简单明快,生动自然。汉代时期,鱼纹非常盛行。古人以鱼比喻多子,象征着“人丁兴旺,子孙繁衍”,加之“鱼”和“余”同音,所以鱼就成为了多子多福的象征。这件铜洗内刻划的鱼纹,工匠寥寥几笔,便勾勒出鱼身、鱼鳞、鱼鳍,特别是鱼身旁还泛有水波纹,如果装满水从上面俯视的话,仿佛鱼儿在水中游动一样栩栩如生。
 
    铜洗作为盥洗用具,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汉代最为流行。尽管汉代的沃盥仪式已经非常简化,但铜洗仍然是贵族的专利,普通百姓只能用木洗和陶洗。所以,铜洗仍然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沧州博物馆收藏的这件汉代鱼纹铜洗,满载着“吉庆有余”的美好愿望,想必当初也是某位达官贵人家所用器具,伴随着主人晨盥、宴请、祭祀,庄重而认真地完成着每一次“沃盥之礼”。2000余年后,这件汉代鱼纹铜洗再次展示在世人面前,已隐去了它的实用功能,更多的是令人品味古人的生活情趣,感叹古人之智、古人之礼!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