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德养育“花开晚”

——河北省衡水特殊教育学校访谈

秋天的阳光毫不吝惜地洒满了教学楼,欢快的鸟鸣伴随着悠扬的广播回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

“同学们,伸出你们的双手,让我们感受阳光。”衡水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陈令智,带着三个视障学生,手举在空中,享受着这一刻阳光的“沐浴”。“老师,我‘闻到’了太阳的‘味道’。”“我也是,好温暖,好开心。”四个影子,伸展在操场上。

衡水特殊教育学校是当地唯一一所承担智障、听障、视障、自闭症学生教育的综合性学校。这里有204名正在恢复和学习的学生。2005年,学校由一所普通小学改制而来,在此任教的陈令之随学校转型出任特殊教育岗位,成为衡水市第一批特殊教育教师。

“半路出家很难。”陈令智回忆,当初接手视障学生的学习、管理和康复工作时,他百感交集。“困难是肯定的。但我坚信,我会亲吻我的老师,并且相信它。”陈令智说,视障学生有恐惧感和自卑感,心理问题突出,有的甚至不信任亲人。我成为他们的“眼睛”,孩子们就会相信我。

“最常见的事情,对于视障学生来说,很难。我会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他们。”从此,陈灵芝的作息时间就有了固定的模式:早上7点前到校,帮学生穿衣洗脸,带他们去吃早饭,然后去教室上课。直到晚上孩子们睡着了,她才能回家。15年来,没有中断过。

在一次班会上,陈灵芝问学生们想要什么。小燕(化名)的发言刺痛了她的心:“我想看看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听到小燕简单却又艰难的愿望,陈令芝泪流满面:孩子愿意敞开心扉,告诉自己最真实的愿望,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我们是老师,也是母亲。”负责教听障学生的许婧老师说,孩子有时无法控制自己的尿液和脏衣服,他们必须帮助孩子换衣服;父母在假期接不到学生时,孩子情绪不稳定,就把孩子带回家。

许婧班上有一个10岁的学生叫小军(化名),患有轻度脑瘫和自闭症。刚来学校的时候,小军没进训练室,他妈推着他往前走。小军转过头,咬着妈妈的手。小君的妈妈流着泪说:“请帮助我,让我的孩子学会说话。以后我不在了,孩子用简单的语言表达出来,我就放心了。”

听到这样的委托,许婧感到肩上的负担更重了。在做训练的时候,为了让小俊平静下来,许婧找了糖果和玩具来建立熟悉感和亲切感,引导他进入训练室。经过三个多月的精心护理,小军不再抗拒做康复训练,而是能够平静下来,与许婧进行眼神交流。在语言教学中,经过一年的坚持和五万多的练习,小军终于清晰地喊出了“妈妈”。听到孩子的第一个“妈妈”,小军的家人紧紧地拥抱着许婧,痛哭流涕。

为了帮助孩子在家进行不间断的康复训练,学校制定了《日记交流法》。老师和家长对孩子在学校和家里的状态做日记,定期交流,以调整自己的康复训练。“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一朵‘晚花’开花。”衡水特殊教育学校校长王继辉说。

“父母最担心的是老。孩子呢?我怕孩子不能安定下来,被社会抛弃。”在学校食堂,王继辉指着一排烘培箱告诉记者,学校为有听力障碍的学生提供免费的烘培课程。“两名烘焙生,代表衡水市参加河北省残疾人职业技能大赛,获得一等奖。他们在学校练习技能,步入社会后能够自立。”

学校展厅里有很多听障学生创作的鼻烟壶。《富贵牡丹》、《锦鲤送祝福》等作品小巧玲珑。学校通过聘请专业画师授课,派遣教师进修,形成了一支专业的室内绘画教师队伍。一些聋哑学生的画也受到了绘画大师的好评。

“我愿意把我的爱献给特别的孩子,相信每一朵花都会绽放。”在操场上,陈灵芝和孩子们开始了另一次康复训练。对于孩子来说,每天都充满希望。(记者冯)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