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相当严重。为了促进中非关系,中国派出了一支支援非军事部队,帮助非洲预防和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然而,最近一些媒体报道说,一名在中国的非洲援助专家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这个消息触动了大家的心,大家都希望这位非洲援助专家平安无事。下面,大家就赶紧跟着最佳边肖去了解一下吧~ 一名中国援助专家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 近日,塞拉利昂卫生部首席医疗官(CMO)托马斯·t·桑巴博士代表塞拉利昂卫生部致函中国国家卫生和卫生委员会、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馆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感谢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组在塞抗击新冠肺炎肺炎(新冠肺炎)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和做出的突出贡献。 据中国疾控中心介绍,CMO在信中表示:他高度赞赏中国疾控中心协助的固定生物安全实验室专家组在防控塞尔维亚新冠肺炎疫情中所做的辛勤工作。在新冠肺炎积极开展疑似肺炎病例样本检测的同时,中国疾控中心协助专家组还分享了中国的抗疫经验,并支持塞尔维亚卫生部培训了约60名医护人员,包括鼻拭子采集、生物安全保护和新冠肺炎实验室检测。 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为支持塞尔维亚的防疫工作做出了积极努力和富有成效的贡献。由于反应迅速,检测及时,患者等待治疗和隔离的时间大大缩短,不仅提高了个人生存的机会,也减少了病毒传播的机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组的支持和努力对塞拉利昂抗击新冠肺炎肺炎的成功至关重要。 CMO在信中还表示,对不幸感染新冠肺炎肺炎的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组一名成员表示由衷的钦佩和感谢,其他成员在完成14天的医学隔离观察后,立即投入到病毒检测工作中。他谨代表塞拉利昂共和国卫生部对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组在塞拉利昂抗击新冠肺炎肺炎疫情中的出色表现表示深切感谢。我非常感谢中国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改善塞尔维亚医疗保健系统和人民健康所做的巨大贡献。 自2019年12月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特别是非洲大陆出现新冠肺炎肺炎确诊病例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资助的塞拉利昂固定生物安全实验室二期技术援助项目第六批专家组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中国驻塞使馆的领导下,迅速调整工作重点,积极准备并主动协助塞拉利昂防控新冠肺炎肺炎。 专家组克服了物资短缺、队员感染、后勤保障不足等诸多困难,始终坚守在抗疫第一线。目前,已完成塞尔维亚6725例疑似新冠肺炎肺炎病例样本检测(包括725例阳性),为塞尔维亚各级卫生防疫人员提供专业培训,积极与塞尔维亚卫生部和塞尔维亚各国际组织分享中国的抗疫经验,不断为制定塞新冠肺炎肺炎整体防控策略、新冠肺炎肺炎病例实验室检测等提供技术支持。 塞尔维亚华侨华人和中资机构专家组的专业性和有效性得到了塞尔维亚卫生部和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的高度肯定和赞扬。 非洲:南非新冠肺炎的肺炎情况有所改善。非洲官员感谢中国的抗疫援助 截至北京时间9月10日下午6时30分,Worldometer网站实时统计显示,非洲57个国家和地区已报告新冠肺炎肺炎确诊病例1327772例,死亡31966例。确诊病例最多的三个国家是南非、埃及和摩洛哥。 最近,南非新冠肺炎的肺炎治愈率继续接近90%,达到88.6%,高于全球平均水平64.5%。南非卫生部长穆卡伊兹指出,尽管还没有度过最糟糕的时期,仍然面临着疫情死灰复燃的风险,但南非此前的疫情斗争是有效的:目前,每日新确诊病例已从6月和7月高峰时的平均11000例下降到约2000例,而且这一数字还将继续下降。 埃塞俄比亚学者和官员最近表示,中国和非洲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合作成功,中国是非洲国家抗击疫情的重要伙伴。中国的参与促进了非洲的防疫行动。前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和非洲联盟高级顾问科斯坦蒂诺表示,中国分享了其抗疫经验,并派遣医疗人员帮助非洲国家应对疫情,非洲国家感谢中国的帮助。 科学家无法解释非洲令人费解的新冠肺炎疫情 据BGR外媒报道,除非洲外,新型冠状病毒在世界各地的传播率仍然很高。非洲比其他大陆好,确诊人数少,死亡人数少。科学家们无法解释为什么该地区没有像其他大陆一样大规模爆发,但他们有一个理论可以解释当地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演变。 科学家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以前感染人类冠状病毒引起的普通感冒可能会为非洲国家的人们提供额外的新冠肺炎保护。但是这个假设还有待科学数据的验证。 贫困可能对病毒的传播产生重大影响的假设在整个非洲大陆并不成立。像巴西和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表明,一旦新型冠状病毒到达人口稠密但贫困的社区,它就无法控制。专家预计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非洲,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非洲在病例和伤亡方面都比其他大陆做得更好。正如BBC新闻所解释的,即使这些数字被严重低估,非洲的情况仍然比其他大陆好得多。 “我以为我们正走向一场灾难和彻底的崩溃,”南非顶级病毒学家沙比尔·马迪教授告诉BBC新闻。这位科学家同意其他人对非洲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积极看法。但是南非的死亡率几乎是英国的1/7。在该国的新冠肺炎应急小组组长萨利姆·阿卜杜勒·卡里姆告诉英国广播公司,“大多数非洲国家都没有高峰期。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完全不懂。”他补充道。 他解释说,人口密度和其他因素将是导致该疾病在非洲大陆快速传播的关键因素。贫困地区的拥挤使得保持社会距离几乎不可能,这增加了新冠肺炎扩散的风险。可以解释非洲和其他大陆之间差距的一个假设是人口的总体年龄。总的来说,非洲的人口比受新冠肺炎影响最大的地区的人口要年轻。 另一个假说对于那些密切关注新型冠状病毒发展的人来说听起来很熟悉。一些研究人员已经表明,引起普通感冒的其他人类冠状病毒可以引起免疫反应,从而为新冠肺炎提供保护。南非的研究人员开始研究这一想法,试图分析索韦托流感疫苗实验中保存的5岁儿童血样。他们的计划是找到任何证据来解释为什么非洲大陆比其他国家更能抵抗这种疾病。这些样本因技术问题而受损,这停止了研究。 但这种想法依然存在。同样拥挤的社区将导致其他冠状病毒的快速传播,这可能保护了人口免受SARS-CoV-2的感染。“这是一个假设。一定程度的预先存在的交叉保护性免疫...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疫情没有像在世界其他地方那样爆发。他说:“在人口密集地区和非洲环境中,这种保护可能更强。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人(在非洲大陆)没有症状或轻度感染。” “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解释完全无症状的人数。这些数字完全不可思议,”他说。 但是如果这个假设是真的,为什么巴西和印度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在新冠肺炎看到了大规模的激增?卡里姆警告说,即使考虑到非洲大陆疫情迄今的演变,非洲也没有摆脱困境。他说:“我不确定是否有一天疫情会在这里疯狂蔓延。” 微信搜索:买电商,关注买电商公众号,可以了解更多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