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州昭苏县副县长贺娇龙发布在抖音上的一段雪地策马驰骋短视频,引发了广大网友的关注。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贺娇龙如何看待“网红现象”和流量效应?当昭苏成为“网红”县,如何避免宰客等一些景区存在的问题?对此,12月15日,贺娇龙接受了记者采访。
女副县长策马爆红,已停掉直播进行冷处理
    贺娇龙说,那段视频能引起广大网友关注,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网友的大力支持,是对千千万万扎根在祖国边疆的基层干部的认可和支持,我只是无数基层干部其中的一个。
 
    面对走红,贺娇龙说,我们是公职人员,公职人员就要为公为民,并不是要成为所谓的“网红”。爆红之后要更加冷静,停掉直播“冷处理”,就是要静下心来潜心研究,如何进一步提升我们的旅游服务水平和农产品品质。
 
    贺娇龙出生于1979年12月,四川射洪人,曾长期在乡镇基层工作,历任昭苏县胡松图哈尔逊乡党委书记、昭苏镇党委书记等职,2017年任昭苏县副县长至今。
 
    “我更在意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副县长,是不是干好了本职工作,并不想被贴上所谓的‘网红’的标签”
 
    贺娇龙:其实雪地骑马视频引起广泛关注之后,就停止直播了,所以也就没有打赏收入了。所有的打赏收入,都是之前的公益助农直播的收入。
 
    之前,每次直播带货时,我都会跟粉丝说,我们是公益主播,不在平台赚取一分钱,所有收入都会用于慈善公益事业,销售的每一款农产品代表的都是从田间地头到餐桌的一个产业链,带货的这些企业基本上都是我们县里的龙头企业,比如土豆粉条和粉条厂,粉条厂是县里的一家国企,是自治区级的扶贫企业,解决了贫困户的就业问题和老百姓卖土豆难的问题。
 
    也有人说过,你可以不接受打赏。但是,任何一个平台都是有它的平台规则和运营模式,打赏是短视频直播平台的一种盈利手段,如果平台没有收入,为什么要给你推送流量呢?为什么要让你在平台上卖农产品,宣传旅游呢?还有人提出来,发短视频就发短视频,为什么要发你自己的短视频?这是因为平台是支持主播露脸的,如果不露脸,纯旅游类的自然风光短视频,很难获得点赞量和浏览量,点赞量、浏览量以及跟粉丝的互动,平台对这些指标有一套严格的计算公式,计算结果就决定了农产品的销量和旅游推荐效果。
 
    记者:走红前后,类似露不露脸、该不该接受打赏,这些质疑多吗?
 
    贺娇龙:我们经常讲尊重规则、运用规则,我们到商业化的平台上来,在符合我们公职人员相关廉政要求的前提下,充分运用好平台的流量规则为扶贫助农助力。所以我们做直播之初就跟县委领导和纪委部门汇报沟通过,直播账号的打赏收入是由县纪委监督,用于县里的公益和扶贫帮困用途,资金支取和使用过程都必须审计,同时公益活动也是由县红十字会、县慈善总会和县里公益爱心团队联合起来做,这样多方参与更加公开透明。
 
    宣传部门做过测算,支持我的网友占比大约在95%左右,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欣慰的分析数据。我认为,这个支持率并不是对我个人的认可和支持,而是对千千万万扎根在祖国边疆的基层干部的认可和支持。通过我,网友们联想到了这些干部,联想到了他们身上的务实创新有温度的共同特质,感受到了他们积极乐观的正能量,我只是无数这样千千万万基层干部其中的一个。
 
    记者:95%的支持率,想对这些点赞的网友说些什么?
 
    贺娇龙:特别感恩,感恩生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让我的家乡这样的边陲小城,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感恩有一群有温度的“家人”,“家人”指的就是那些粉丝,特别感谢他们。原来在直播间听到别人叫“宝宝”,叫“家人”,真有些不习惯,觉得有点肉麻,但是我逐渐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了“宝宝”、“家人”这些称呼的含义。
女副县长策马爆红,已停掉直播进行冷处理
    开直播,一开三四个小时,这些粉丝就在直播间里一直跟你互动,给你点赞,给你评论,鼓励你,不管你直播多久都会一直陪着你。曾经我有三次想放弃,但是这些粉丝不离不弃的陪伴、支持和认可,让我走到了今天。有一句话说“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吸引什么样的人,你吸引来的粉丝,都是你的同频中人,他们和你三观一致,精神世界的相似度是很高的。这些粉丝伴随着我的成长,让昭苏这样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城为全国网友所熟知,这是粉丝的功劳,更是我背后强大支持我做事业的县委和政府的功劳。
 
    记者:三次想放弃,是因为遇到困难了吗?
 
    贺娇龙:是的。一方面是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工作之余加班做直播,体力上有些透支,工作、生活和直播发生了一些冲突;另一方面是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扎心的话,听到后有些伤心有些委屈,因为这不是为我个人,而是我在思考和寻找一个适合我们县发展的新模式,这是我在尝试探索,为什么要喷我呢?另外我还有一些苦恼,比起直播带货,我更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副县长,是不是干好了本职工作,并不想被贴上所谓的“网红”的标签。
 
    昨天,有一个老同事说,对我这次爆红和相关的报道比较反感,因为大家只看到了表象。我曾经在昭苏县有一个叫天山乡的地方做过乡党委书记,这位老同事问我,你在天山乡做了很多对老百姓暖心窝子的实实在在的举措,得到的尊重和认可难道不比你成为“网红”更有价值吗?我也思考了很久,在赞同老同事的观点的同时,我想,我现在做的并不是为了博取众人的眼球,在网红的背后,我必须更加清楚地知道我是谁?为了谁?我在干啥?我想只有想清楚了这几个问题,其他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我想此次虽然意外走红,但面对全网观众,我的初心是热爱我的家乡,我的目的是旅游打卡地的推介。这里没有私利、没有作秀,我在网上呈现出来的,其实也是之前多年工作经历的积累和沉淀,是多年来源自于对家乡的深入骨髓的热爱,由此爆发出来的一种力量。
 
    记者:你如何看待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现象和流量效应?
 
    贺娇龙:我没有想当所谓的“网红”,县里也不是要把我培养成“网红”。县里的初衷是要通过自媒体平台,探索和创新一条新的发展致富之路。因为互联网时代,要求我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群众在哪里呢?就在自媒体平台中,所以就到这里来了。
 
    我们的好山好水需要流量,但也需要清楚认识到,流量诱惑很大,老老实实扎扎实实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才是硬道理。我觉得一些网友之所以喜欢看我的视频,包括我的直播,也是从中看到了我们的工作态度,因为平台上根本就不缺颜值主播,我这样的“40+”女性也谈不上什么“颜值”。流量是有诱惑,但是不能只追求一夜爆火,甚至于为此投机取巧,踏实干事才是流量的真正的落脚点。大家都应该在本职岗位上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做事。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