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对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提出了新的挑战。疫情过后,就业市场发生结构性变化,企业迫于生存压力,被迫调整组织结构,进入被动防御模式;员工的焦虑加剧,内心由期待突破和发展变为渴望职业稳定和保障,对用人单位的期望也随之改变。智联招聘就疫情对企业和员工生活条件的影响以及雇佣关系的变化进行了调查。结合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智联招聘发布了《2020年雇佣关系趋势报告(一)——后疫情时代的新雇主经济》,旨在洞察后疫情时代企业和员工的不同困境和需求,为企业和员工之间的新雇主经济提供更清晰的思路。

[核心发现]

l线下业务受阻,企业危在旦夕,自救

超过一半的企业反应迅速,并朝着“敏捷高效”的组织发展。

l数字化转型,任中任重道远

l无法输血,四分之一的企业裁员

向内寻求,超过60%的员工是自我驱动的

对灵活就业的需求激增,供需差距提供了新的机会

l焦虑加剧,企业无计可施,共生关系加深

l疫情下,“好雇主”标准更新,“学习型组织”、稳定、人性化成为宝贵资产

一是组织更加敏捷高效,任中数字化建设任重道远

01线下业务被封,企业脱险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无疑给了企业“迎头一击”,导致多线业务受阻,线下场景的业务更加艰难。据智联招聘调查数据显示,71%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公司的线下业务在疫情期间被屏蔽,其中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从业者感受更明显,占74.2%。

SARS-CoV-2引发的交通封闭、人员滞留、消费场景空置等一系列问题,导致很多企业无法正常开展业务。这也直接导致了企业投入现金流的“堵塞”。在调查中,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公司的资金链有问题。其他受访者表示,该公司在产品和技术方面存在问题。线下业务是大多数企业运营的基础,但这条路是走不通的,生存之路充满了困难。

业务受阻,导致订单减少,年度销售计划难以实施,导致收入危机。根据《财经》3月份的调查数据,42%的企业预计上半年收入同比下降50%以上。在经历了短暂的“混乱”之后,企业开始自救,增强应对外部危机的内生动力。。

02半数以上的企业反应迅速,向“敏捷高效”的组织迈进。

大多数企业都在通过机构精简、重组和业务调整进行“自助”。智联招聘8月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55%的受访者表示其企业正在进行业务调整。其中,56.3%的受访者表示原工作业务减少,39.9%的受访者和25.4%的受访者表示原业务转型或升级。

在改革的同时,为了使效率和敏捷性持续下去,企业正在重新定义自己的工作职责和工作流程,鼓励跨部门协作,这也对员工提出了新的要求。近70%的受访者表示,在疫情期间,他们的企业对员工提出了新的业务要求,如更严格的考核指标和技能提升。

有分析师指出,在后疫情时代,即使企业绩效考核的一些指标并不完全以任务为导向,日常的衡量工具也逐渐与中短期目标相平衡。巨大的不确定性和变化意味着管理者应该设定敏捷和灵活的目标,而不是固定的目标。

03数字转型,任中任重道远

这场“疫情”过后,企业一夜之间转到了全数字化模式。随着网上办公软件的日益普及,能源效率和管理效率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企业的数字化建设已经成为共识。根据调查数据,40%的受访者表示数字化办公可以简化流程,提高办公效率,35.5%的受访者认为数字化办公有助于节省沟通时间和距离成本。

远程工作已经成为未来不可阻挡的趋势。但是企业对相关的基础设施准备充分吗?

通过这次调查,我们发现没有多少企业成功完成了数字化转型,不到3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企业采用了数字化方法,提高了工作效率。

数字化转型的加速和层级组织的精简,可以将“前额管理”转化为“大数据管理”,缩短决策链,帮助企业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但是大部分企业的数字化升级还是肤浅的。在调查中,大多数企业仅基于办公软件在线工作,只有20%的企业进行了系统业务线的数字化改造。转型之路,远非任中。

04无法输血,1/4的企业裁员

企业面临倒闭的危险,随着组织规模的简化和数字化进程的推进,裁员减薪成为对冲风险的权宜之计。据智联招聘调查数据显示,疫情期间白领工资缩水问题非常普遍,占37.3%。此外,近30%的受访公司已经裁员。

疫情期间,企业的降薪裁员现象与平台上的薪资数据相互印证,平均薪资也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

另一项研究发现,一些人愿意主动减薪,只是为了保住“饭碗”,近五分之一的白领在被问及对未来的期望时,选择“只求不失业”。短时间内收入缩水、失业等不安因素,使得员工的选择更加保守。绝望中,负面情绪开始蔓延。

从市场上的人才流动数据来看,疫情过后,更多高学历、资深专业精英重返就业市场。2020年上半年,人才市场高学历(本科、硕士及以上)求职人数分别增长12.6%和22.4%;工作经验丰富(10年以上)的求职者同比增长18.5%。

第二,个人通过自我驱动,努力突破工作限制,为企业贡献更多的个人价值。

05向内寻求,超过60%的员工是自我驱动的

面对裁员减薪的“生存挑战”,在不确定的环境下,个人开始致力于向内寻求修炼力量。一些专业人士选择发挥主观能动性,通过内生动力“优化升级自己”。数据显示,为了更好地适应未来的不确定性,61.6%的受访者保持学习习惯,成为复合型人才,另有60.2%的受访者有上进心,积极加强专业学习。

调查显示,主动参加技能培训已经成为职场人士应对失业焦虑的主要手段。疫情期间,44.88%的白领表示参加过学习和培训。职场老人对学习和培训的重要性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职场人也在通过价值实现的机会推动自己。

对灵活就业的需求激增,供需差距提供了新的机会

当职场中有人通过积极求职、采取“灵活就业”等方式自救时,企业对“灵活就业”的认同和需求也随之激增,成为企业自救的方式之一。劳资关系开始打破“常规网格”,形成新的供需缺口。据智联招聘大数据显示,很多形式的“灵活就业”都是供不应求。

不确定性给企业和个人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去年,超过70%的白领表示对灵活就业的期望和认可。智联今年招聘的一项调查数据也显示,32.5%的受访白领表示从事过弹性工作或兼职。其中在疫情重灾区100人以下小微企业工作的白领经历了斜线生活,占36.6%。

“灵活就业”不仅使个人能够突破工作限制,为企业贡献更多的个人价值,也为自己赢得了更多样化的收入渠道。

第三,在不确定的环境中,企业和个人将努力向内寻求,培养力量,重塑新生活

07焦虑加剧,用人单位如何帮助员工?

2019年,智联招聘发布的《雇佣关系趋势调查报告》显示,用人单位与员工基于互利的相互依存关系逐渐紧密,企业与个人成为“共生体”。

然而,由于企业面临的生存危机,大多数管理者没有时间考虑员工的心理问题,缺乏关注员工心理的意识,不知道去哪里帮助等。,超过60%的企业在疫情期间未能有效帮助员工减少焦虑。

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企业在翻箱倒柜寻找应对策略,管理层的焦虑通过组织结构一层一层下移,从而对员工的需求增加而不是减少。在8月份的智联招聘调查中,69.2%的受访者表示公司提出了新的工作要求,包括工作量增加、考核指标严格、工作内容拓展等。同时,67.8%的受访者表示,企业在对员工提出新的工作要求后,没有提供相应的支持。

可见,在危机和后危机时代,企业与员工的共生关系正面临进一步深化和重塑。

08疫情下,“好雇主”标准更新

后疫情时代,员工对雇主有了新的期望和需求。当盛行的职场焦虑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下进一步加剧时,员工希望企业能够“自助”,雇主和员工通过给予对方安全感和希望,实现更深层次的共生关系。根据今年8月的调查数据,31.3%的受访者表示希望企业“帮助员工成长”,“学习型组织”将成为员工心目中理想的组织结构。

与此同时,安全和确定性已经成为危机中的宝贵资产。“稳定性”已经成为职场人选择企业的重要指标。

客观来说,较大的企业抗风险能力更强,稳定性更强。根据今年8月智联招聘平台的数据,相比小企业,稳定性更强的大企业更受求职者青睐。2020年第二季度,大型企业(员工1万人以上)求职人数同比增长20.2%,中小企业增速在10%以下,微型企业(员工100人以下)同比仅增长0.3%。

与此同时,超过40%的受访者将“人性化”纳入了对雇主的考虑。智联招聘的2020年春季白领跳槽指数调查报告显示,在充满生存威胁的环境下,职场人仍在遭受工作经验下降的困扰,63.65%的受访白领表示在职场中经历过PUA(即职场中出现的精神控制现象),表现为“不断攻击和否定你”、“美化压榨行为,要求你感恩”。

员工希望雇主更人性化,自助。他们还希望雇主能激发员工的成就感,减少员工对职业的焦虑。

劳资关系的完美是“相互成就”。面对黑天鹅疫情带来的危机,用人单位期望员工具备“成长思维”,愿意接受挑战,积极拓展能力门槛;员工还需要企业创建“学习型组织”来帮助他们成长,希望在企业中看到稳定的职业期望,以对冲不确定环境带来的压力和焦虑。

在今年特殊功能条件的变化下,组织和个人不断增强内生动力,进化成适应新环境的新物种。员工与企业的共生关系也将走向一个新的维度——从“共生联盟”到“内生重塑”。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