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3 - 4 - 5 - 6 - 9月10日教师节之际,由陈传兴执导的叶嘉莹纪录片《水月在手》在南开大学上映并展开讨论。活动当天,邀请了各界代表和嘉宾。天津市委常委、统战部主任纪国强同志,南开大学校长院士,天津市文联主席陈红教授,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院士,国际儒家协会副主席王念宁同志,中国电影资料馆主任孙向辉女士,先生,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总院文史业务处处长耿世波先生、知名主持人白先生,电影制片人例外服、芳芳书店董事长毛、广州步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廖美丽等主要嘉宾出席了放映。 同一天,《水月在手》的片方发布了《莲花》的海报,并宣布该片将于10月16日由全国文联上映。

10月16日,叶嘉莹在全国上映了《与月独守莲花》

从创业到上映用了三年半时间,摄制组跑遍了十几个城市。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亮相后,该片以其“厚重的生活和伟大的文化”赢得了叶先生的好评。有人说:“叶老师的生活不容易,她说的‘弱德美’是无望的希望,在当下语境下有很多共鸣。

“有些人甚至钦佩叶嘉莹先生辉煌而传奇的一生,她的精神就像一只蓝鲸,不停地写作和教学。上一届电影节之后,《水月在手》在北京国际电影节女声单元上映了两次,第一天就卖了5秒,拿下最快预售。看到的观众说:“把传奇人生浓缩在两个小时的片子里,几乎是无止境的。“更有不少观众表示看电影的时候泪流满面,希望电影能尽快上映,去电影院刷第二把。豆瓣评分高达8.5分。

今天电影发布了《荷花》海报,宣布《水月在手》10月16日在全国文联专线上映。海报一经曝光,就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热议,网友评价“海报很好看,口碑很好”,“一看就惊艳”。海报以荷花为主题,反映了叶先生与荷花的渊源。叶老师六月初一出生,父母给她起了个外号——小黑子。所以她一生对荷花情有独钟,从少年时代就开始写荷花诗。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说明叶先生虽生于乱世,却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保持着对古诗的热爱。荷花的芬芳更像是叶先生无尽的熙雍,他一生致力于古诗文化的传播。海报中水墨画与油画的双重风格,连接传统与现代,呈现出叶先生与时俱进的思想,以大家的风格与生活传奇闻名海内外。

南开大学特别谈到了白伯力毛和陈红谈“弱德之美”

9月10日,天津教师节专场放映在南开大学举行。在活动现场,著名主持人白亲自推着先生的轮椅缓缓进入会场,就像一对“师徒”,观众也为这热烈的一幕给予了热烈的掌声。在主持人白发言之前,叶先生迫不及待地向观众“报告”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叶老师首先和观众分享了一件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白发变黑”。在《水月在手》的拍摄过程中,叶老师不小心摔倒在后脑勺以下。治疗过程中,叶老师坚持中医疗法,用中药喷雾剂治愈伤口。但是中药喷剂不仅治好了叶老师的脑外伤后,还神奇地把叶老师的白发熏黑了!相比拍摄的时候,叶老师开玩笑说自己变了,当时拍的时候和导演变了很多。叶老师振振有词的叙述让现场掌声和笑声不断,叶老师饱满的精神状态也让很多年轻人感叹不已。

在谈到疫情带来的影响时,叶老师直言隔离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困扰。叶先生还以大学时发脾气忘饭的经历为例,讲述了他在读书中如何忘记了生活的艰辛,融合了“苦行僧”和“传道者”的特点。叶先生也谈到了她的“弱德之美”的由来。清代诗人朱彝尊和一个少女有一段不被社会伦理接受的爱情故事。朱彝尊写道:“睡在一起,听着秋雨,小家伙们又轻又冷。”这种对感情的克制和克制,就是道德软弱的美。

《手里的月亮》这个片名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好奇。叶嘉莹先生也对《水月在手》这个题目给出了自己的解释。《水月在手》表达了一种高不可攀的美,也蕴含着古典诗歌的美感。在与先生的采访结束之前,白说:“我们为感到骄傲,我们也为有感到高兴。”白还祝愿观众“看完电影前捧月”,看完电影后“衣锦还乡”。

随后,中国电影资料馆导演孙祥辉女士致辞。在她看来,《手里的月亮》是一部关于叶先生的生活和灵魂的文学纪录片,它很容易超越民族和种族的界限。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公布的电影中,《水月在手》是最能表达中国文化传承主题的一部。制作人廖美丽女士说,叶先生的性格和“柔弱的道德美”影响了很多人。希望大家都能来电影院,在大屏幕上感受诗歌的美。

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先生、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院士、例外服饰与芳甸书店董事长毛先生、南开大学教授、天津市文联主席陈红教授在嘉陵学堂举行了关于先生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圆桌对话,歌颂了柔弱的道德之美,感受到了诗歌的魅力。张伯礼院士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做出突出贡献,近日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作为叶老师的保健医生,他由衷地称赞叶老师坚强的意志力和“退一步”的人生态度:“她的体型和身材都弱,但她有坚强的心、力量和韧性。她的执着精神不是因为任何打击而脆弱,而是非常强大。”张伯礼对弱德之美也有自己的论述:“弱德之美绝不是为自己”,“一个人必须有家和国的感觉”,“疫情期间中西医结合就是这种思想的实践”。

叶先生曾说:“在我的一生中,在教学、研究和诗歌创作中,教学占用了我最多的时间。我常说我生来就是教书的。”陈红先生是叶先生41年回国任教的经历和见证人。他陪伴叶先生走过了41年的南开岁月。陈红老师也讲了当年给叶老师打包的事。陈红先生说,叶先生非常重视他的中国教师教育传统,是继承传统文化的实践者。“海峡两岸、海洋和东西方”在世界上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

在对话会上,毛季红先生回忆说,在为叶先生定制服装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了叶先生来自中国文化的审美力量和学者精神,并称赞叶先生为传承古典诗歌文化所做的一切努力,可谓“裙中的士”。毛季红先生说,他被拍摄过程深深感动,诗歌也对他的两个女儿产生了影响,“真的让她们更美丽、更完美”。最后,白严嵩先生提到,作为站在央视舞台多年的主持人,他会有自己的使命感。因此,当他看到叶先生站在诗歌的舞台上时,他有一种延续和继承中国古代诗歌的沉重使命感。

教师节特别感谢《秀才报国共鸣》的放映

教师节当天,在鲁能市南开礼堂和沃美电影院举行了三场专场放映,感受老师的亲切,缅怀老师的心。广州行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廖美丽,著名电影学者戴锦华,中国电影中心主任饶曙光,北京大学电影中心主任陈旭光,南开大学哲学学院教授薛福星,天津市电影协会副主席周志强,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王中明,音乐人姚谦(本片片尾主题曲歌词)出席并参加了放映后会谈,并对影片给予了好评。

著名学者戴锦华曾在上世纪80年代初听过叶嘉莹的课,这部电影让她想起了自己教授古典诗歌的经历。戴锦华认为,叶嘉莹不仅经历了人生的漫游和回归,而且经历了一个文化的毁灭、传承和重建的过程。电影中的叶嘉莹并没有表现出悲伤和沉重的负担,而是以灵活、坚强、优雅的姿态和旷达的诗意向人们展示了人生的艰辛。“这是一个崇高的个人形象,同时又极其朴实真诚,我们看到的是一位绅士,而这位绅士是一位女士”。

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老师表示,《手里的月亮》是一部身临其境的纪录片,通过电影视听手段向观众展示叶先生的人生经历。影片的庭院结构巧妙地表达了叶先生不同阶段的人生境界。音乐家姚谦说,这部电影的配乐很有诗意,有耳语的美感。电影制片人和副导演沈懿指出,这部电影充满了宝藏,不同的观众在进入电影时会有不同的路径和不同的感受。

暴风雨过后,叶嘉莹先生的诗并不老。正是古典诗歌打开了她命运的出口,而回国教书为她继承古典诗歌开辟了新的方向。1978年春,叶嘉莹先生毅然致信国家教委,申请回国任教。“一个读书人能为国家做些什么?他不能忘记杜丽的灵魂。”一直以来,叶先生对她有一种使命感,用古典诗词和中国文化浸润下一代,把自己的信仰传递给下一代,表现出他崇高的人格魅力和始终不渝的文化自信。《水月在手》的拍摄历时一年,移师亚洲和北美,覆盖京、津、Xi、洛阳、港、台、温哥华、波士顿等十多个城市。我选择了教师节回到南开大学作为最初的起点。除了感谢叶嘉莹先生一生坚持初心,为古诗词传承做贡献之外,我还要对所有教书育人的老师说一句“教师节快乐”。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