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车主、撕销量,特斯拉的盛世危局

1、十一假期最后一天,特斯拉2021股东大会将在得州新工厂举行,比往年晚了三个月。

2、特斯拉称韩潮参与上海车展的维权,案件将于10月9日开庭。双方前后共有五件诉讼,其中特斯拉方发起三场,向韩潮索赔500万元。

3、美国电动车初创公司Lucid将于10月下旬开始交付豪华电动轿车Lucid Air,续航里程将超过特斯拉。

4、特斯拉辟谣网传上险量不实,但是即使根据官方数据,Model 3的8月销量仅 1309辆。

“昨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特斯拉的赔偿款打到了我的账上。”韩潮面对镜头,表情在疲惫中带着一丝轻松。他是第一位在“退一赔三”案中胜诉的车主,但经历755天的诉讼和等待,他和特斯拉的“战争”并没有完结。

(韩潮在官网购买的特斯拉 Model S 图/@ID-韩潮)

韩潮没有收到这笔150余万的赔款,因为特斯拉针对他个人申请了部分财产冻结。除了77万左右的款项,还包括那辆让他们对簿公堂的二手 Model S。这次冻结直接导致欺诈案判决无法继续执行,核实真相后,法院紧急进行了解除查封。

韩潮的缜密性在过去755天的诉讼中得到了充分锻炼。在特斯拉法务部发布声明后,韩潮发了30条微博举证。其中包括代步车事故的细节,他与上海车展维权车主的关系等等,但最多的内容还是用证据回怼质疑他的网友。

但韩潮依然没有料到,特斯拉会通过财产保全的方式冻结这笔赔偿金。

法律规定,如果针对自然人申请财产保全,需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为了保障保全的顺利进行。还需要提供具体的财产线索,如房产、车辆、股权、银行卡号等。

韩潮说:“特斯拉找我要了银行卡号,当时我问要卡号是否用于打退赔款,对方只是说相关部门要,我给了,但等来的并不是正常流程!”

(韩潮收到的特斯拉5050000元起诉状 图/@ID-韩潮)

这场艰难的诉讼,是特斯拉车主维权困难的缩影。韩潮作为他们中为数不多的胜利者,仍面临着505万的赔偿可能。韩潮收到了特斯拉的名誉权纠纷起诉状,理由是在社交媒体中长期发表诋毁、贬低特斯拉的相关言论。

“我可能是所有人,所有人也可能都是我。”韩潮在微博中写道。事实也的确如此,上海车展维权车主张女士同样被反向索赔500万元,她说,许多车主与她有同样遭遇。

针对名誉权一案,韩潮转发了一篇前蔚来汽车公关总监一苒的文章,文内列举了大众、江南布衣、短租公寓等品牌的案例,并反问特斯拉“如果这些商家感觉名誉受损,愤而起诉你们,索赔500万,你会怎么想???”

韩潮在起诉特斯拉之前,也只是一位普通的车主,因为科技感和电动车独有的“推背感”下单了二手 Model S 。韩潮和特斯拉的五场官司,都是从这辆二手 Model S 开始。

“我和特斯拉没有任何个人仇恨和矛盾,相反之所以会买车也是基于信任 。”

退一赔三,五件诉讼

这是一场横跨三年的纠纷。2019年5月,韩潮花37.98万买从特斯拉官网购入一辆官方认证二手车,型号是 Model S。他说,购买时官方承诺该车辆“无重大事故,无结构性损伤,无水泡火烧,200多项全车检测,车况良好”等信息。在购买时与销售沟通车况问题,也得到了一致答复。

但据报道,提车之后的2个月里,这辆二手车经常出现报错、屏幕乱码和充电失败等故障。韩潮前后去了十几次当地的天津服务中心,光这辆 Model S 的维修记录就有7次。

3个月后,韩潮在驾驶这辆 Model S 时发生了一起严重事故。车在行驶中故障,屏幕跳出五个故障码提示“车辆无法重新启动”“车辆正在关闭”等,车辆的刹车、电门完全瘫痪。经历该事故后,韩潮提出退换车辆的请求,被特斯拉拒绝。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积极介入调解后,特斯拉仍不同意退换车辆。

据报道,双方最大的争议点在于,韩潮希望更换一辆安全的二手认证车或全款退车,但特斯拉认为,车在使用阶段折损了约10万元,不管换车还是退车,这部分损失都需要由韩潮来承担。

韩潮委托市场监管局对车辆进行测试,发现该车后侧围板存在切割焊接痕迹,属于事故车。在几次与特斯拉协商无果后,他决定启动司法程序,将特斯拉诉之于法庭。2020年一审判决,结果是特斯拉需向韩潮“退一赔三”,但特斯拉对判决结果不满意选择上诉。今年9月17日,二审判决驳回特斯拉上诉,维持原判。

至今,韩潮与特斯拉之间共涉及5个案件。

告车主、撕销量,特斯拉的盛世危局

(特斯拉法务部声明 图/特斯拉)

第1件,是车主已经胜诉的事故二手车纠纷案。按照二审判决,北京二中院最终认定特斯拉存在销售欺诈,需向消费者赔款。特斯拉已于9月27日向韩潮支付1,518,800元,与法院结案标的金额1,525,705元并不吻合。特斯拉工作人员表示,之后会补上差额,但本案将会依法申请再审。

第2件和第3件,是特斯拉起诉韩潮非法占用两台代步车,并先后造成两车损坏一事,索赔使用费及修理费77万元左右。

特斯拉客户支持称,在Model S维修期间,特斯拉向韩潮提供了代步车,但在其车辆修复后却拒绝归还代步车并拒绝提车。直至该代步车发生交通事故后才送回,并要求继续提供代步车。

特斯拉向韩潮提供了第二辆代步车,并约定一个月后归还,但到期后他拒不归还,期间其亲属无证驾驶并发生事故,造成车辆严重损坏。特斯拉依约索赔70余万元。为保证损失能够得偿,对韩潮申请财产保全。

韩潮对此亦作出回应,他早在事故发生后就发微博说自己愿意赔偿车损,也第一时间与特斯拉员工取得了联系。但双方达成一致后,特斯拉并未与车主本人交涉,而是直接发起诉讼,选择在赔款到账当天冻结其银行卡内财产。

第4件,韩潮于今年4月份起诉特斯拉的名誉权侵害纠纷案,因为特斯拉称韩潮参与上海车展的维权,案件将于10月9日开庭。

第5件,特斯拉于今年8月起诉韩潮的名誉权侵害纠纷案,要求其立即删除微博上所有侵权内容及回复,并索赔505万元,案件目前仍在审理中。

9月28日,上海车展维权女车主发微博称,自己同样被起诉名誉权,并要求500万元赔偿,另存在多位特斯拉车主与她有相同遭遇。

此类天价反向索赔案,特斯拉有胜诉的可能性吗?

关于名誉权案一案,法律从业者告诉凤凰网风暴眼,本案中特拉斯作为公知公司,对于外界的评价具有一定的容忍义务,对其产品的评价属于舆论监督的一种方式。如对于一般的有一些个人感情色彩的意见和观点,只要未超出法律规制的范围,不属于侵害名誉权。

特斯拉在诉状中称,韩潮从2020年初开始通过新浪微博个人账号长期发表诋毁、贬低特斯拉的相关言论,包括使用“垃圾”、“无赖”、“流氓”等形容特斯拉企业及其产品,其行为已经严重侵害了特斯拉公司的法人名誉权。

从法理的角度看,评价要尊重经营者的基本权利,也需要建立在充分事实的基础上进行合理合法评价。如果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或者片面、误导性地进行评价,有可能构成名誉权侵权。如果特斯拉因此受到了实际损失,能够证明因为被告的贬损性言论与特斯拉销量下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特斯拉存在胜诉的可能性。

风暴眼从法律从业者处了解到,如果特斯拉胜诉,存在两种可能性。一是需要赔偿特斯拉因名誉权被侵害导致的损失,金额未定,但一般情况下不会全额赔偿。第二种是无需赔偿,但需要删除侵权内容,并通过公众平台向特斯拉道歉。

风暴眼还了解到,如果特斯拉向消费者索赔500万,律师费一般按照标的的10%计算,即50万元。如按照行业内指导估算,作为被告的消费者需要支付222,000元左右的律师费,也就是说,公开发声维权的车主还需要承担高昂的律师费用,与特斯拉对簿公堂。

刹车失灵悬案未决

5个月过去,上海车展轰动一时的“刹车失灵”案件至今未有定论。但网络上仍不时出现车主反馈有车辆在行驶中失去动力,或有疑似刹车失灵导致的事故发生。

(重庆一辆Model 3直接撞上侧墙 图/车主)

8月3日,一位重庆网友发文称自己家人驾驶特斯拉 Model 3 时出现突然加速、刹车失灵情况。行车记录仪显示,该小区入口为上坡,车辆在上坡前的确有明显减速动作,但之后没多久突然自行加速,撞上左侧侧墙。

9月12日,有消费者称上午刚购买的新车,在高速上突然失去动力,故障代码显示车辆可能无法重新启动。

9月24日,有消费者在微博表示,在驾驶Model 3的过程中,车身稳定、牵引力控制、能量回收、自动驻车全部被禁用,差点撞到前车。

刹车是否失灵一事仍未有定论,但特斯拉的“危险性”,远不止在“失灵”疑云中体现。

特斯拉在今年9月公布的Autopilot事故率,是每行驶 176 万英里(约为283.2km)出现一次事故记录。而NHTSA 的最新数据显示,每 436,000 (70km)英里就有一次车祸。根据公众数据库'tesladeaths.com '统计,2021年全球共有41起事故,共造成54人身亡。

事故背后漫长诉讼的维权之痛

全球首例特斯拉自动驾驶致死事故就发生在中国,2016年1月20日,一名男子驾驶在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公路行驶,躲闪不及撞上道路清扫车发生车祸死亡。事发后,车主的父亲将特斯拉告上法庭,认为特斯拉存在夸大宣传自动驾驶功能的嫌疑。

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在事故发生两年以后,通过拆解车辆、提取和鉴定行车数据给出的报告显示,事发时,高雅宁所驾驶的特斯拉Model S处于“自动驾驶”的状态。这起事故后,特斯拉官方将这一系统的中文翻译由“自动驾驶”改为“自动辅助驾驶”直到5年后的今天,这起全球首例“特斯拉自动驾驶”致驾驶人死亡案件仍悬而未决。

特斯拉确实拥有一个可以与迪士尼匹敌的强悍法务部,在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后可以发现,多数维权的案件都以车主撤诉或败诉告终。

天津的郑女士车主在花820,150购车后,发现车辆在出厂前有维修痕迹和车漆修补的情况,起诉特斯拉后二审败诉。原因是该“维修”是工厂生产过程中进行的修补,新车的车漆修补不构成法律上的“瑕疵”。

还有一位车主遇到了二手车翻修后当作新车出售的情况,但在一审胜诉,判定特斯拉欺诈和退一赔三的情况下,特斯拉上诉,最终二审改判为车主败诉。原因同样是特斯拉找到一位美国工程师出示报告,说明车辆是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瑕疵修复,而不是事后维修,由维权车主支付所有诉讼费和68,000元的鉴定费。

特斯拉事故频发的原因,与自动辅助驾驶安全性问题,及系统设计缺陷易导致驾驶员操作失误脱不了干系。在今年初,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根据特斯拉提供的日志/视频,审查了217起事故,其中118起有碰撞数据,在数据记录中超过90%都是司机踩错了踏板。

为了应对事故问题,特斯拉“低调”地召回了28万Model 3/Model Y,称这批产品的主动巡航控制系统存在安全隐患。特斯拉在声明中提到,如果出现在D挡状态下切换挡位,及驾驶员在车辆转弯时误触右侧控制杆等情况,车辆有突然加速的可能性,会影响驾驶员的预期并导致车辆操控误判,极端情况下也许将导致车辆发生碰撞。

8月16日,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表示,由于多起事故发生,他们已决定对美国境内约76.5万辆特斯拉的驾驶辅助系统(Autopilot)展开正式安全调查。

NHTSA在一份文件中表示:“目前已经证实,涉案车辆在事故发生时都开启了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或主动巡航功能。”该机构称,“大多数事件都发生在天黑以后,并且在多起事故中,特斯拉车辆都没能识别现场的临时交通管控措施,例如急救车闪光灯、照明弹、发光箭头板和锥桶等”。

上险量乌龙?

4月上海车展事件后,特斯拉在华市场表现究竟如何?从不同维度解读,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如果从今年国产特斯拉整体销量分析,在不断降价、频繁客诉和魔幻公关的重压下,特斯拉销量成绩依然不错。

得益于上半年表现及国产 Model Y 的开售,今年的特斯拉品牌,前8个月在中国市场累计销量已经突破15万辆,超过去年全年总量。此前发生的维权事件和诉讼事件,似乎并没有对特斯拉产生太大的影响。

但从国内购买量的增减去看,事情似乎就有了不同。下半年的畅销与国产特斯拉出海的成绩脱不开干系,今年1月-8月,中国新能源乘用车出口量为118,497辆,其中特斯拉出口97,496辆,占比高达82.27%。

如果只看8月销量,根据中汽协数据,特斯拉上海工厂销售44,264辆汽车,其中包括31,379辆出口。也就是说,有70%的整车直接从上海超级工厂被销往全球各地。

反推可知,8月份国内销量为12,885辆。如果横向对比,这一数据比7月份的8621辆增长49.5%。但今年1-3月,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分别是15,484辆、18,318辆、35,478辆,相较最高点,8月整体跌幅接近65%。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图/特斯拉)

即使国内的舆论环境真的会影响销量,特斯拉的退路还有很多。得益于中国供应链红利,特斯拉可以及时调整策略,以上海超级工厂作为全球枢纽,将其打造为汽车出口中心。

但8月上险不足3000辆“乌龙”事件同样值得思考。

Model Y 上险1529台,与乘联会和中汽协发布的销售量的一万台差距,引发媒体热议。之后特斯拉通过媒体辟谣了上险数量不实。

但是目前各方都没有证据证明,倒是有媒体实地探访了一些店面和销售人员,表示“并不愁卖”。

“但是,协会的数据一般也是特斯拉自己上报的,所以基于上险数上的质疑并不是完全站不住脚。”一位行业协会人士仅从理论上分析道,只不过一般来说,企业不会在这方面造假,会面临惩罚。

即使按照一万多辆看,特斯拉的销量危机也已经暴露。

仔细对比国内外的销售数据可以发现,Model 3 在华销量大幅下降,上险数1273台(环比减少5300台),乘联会数据中的国内销量也仅为 1309台,Model 3 这款2020年中国最畅销的车型,开始在国内遇冷?

Model 3 销量骤减的困境,折射出了特斯拉作为一家车企所面临的真正问题,无法建立一个具有体系力的车型矩阵。

今年第二季度,特斯拉Model S 和 Model X 高端车型的总销量仅为1890辆,低于三年前同期的22300辆。如今在 Model Y 的降价后, Model 3 的销量又出现大幅下降。

如果永远停留在只有一款车型畅销的商业模式,特斯拉将很难成为丰田、大众那样千万级别的企业。甚至在马斯克的愿景里,未来特斯拉的销量会达到一年2000万台。

后浪来袭

当特斯拉深陷各种维权官司、监管调查和销量之争时,后浪并不止息。

9月28日美国电动车初创公司Lucid表示,将于10月下旬开始交付其豪华电动轿车Lucid Air,续航里程将超过特斯拉,售价7.74万美元起。根据官方数据,目前已经收到13000张订单。

梦幻版续航里程为520英里,折合837公里,比竞争对手特斯拉Model S多出100英里。且该里程得到了EPA评级认证。

而另一面,马斯克在6月份表示,特斯拉已经取消了推出Model S Plaid+的计划,该车型的目标行驶里程为520英里。早在Lucid宣布其基础车型的定价后不久,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于2020年10月下调了S型车的价格。

“Model S 与九年前的Model S 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在高端市场,客户正在寻找最新和最好的车型。”分析认为,一直以来特斯拉在豪华电动车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缺乏有力的竞争者,导致他们在续航里程上停滞不前。

正在上量的特斯拉似乎无力顾及高端车型,马斯克本月重申,“生产很困难。”“拥有正现金流的生产非常困难,”他提到了车企微薄的利润率。

特斯拉已经成了关注利润率的前浪,后浪们依然汹涌。另一家电动车企Rivian在亚马逊的支持下,正准备上市。本月早些时候,该公司开始生产电动皮卡车。

如果没有意外,3季度特斯拉将创下该公司“史上最佳季度”。10月7日,特斯拉2021股东大会将在得州新工厂举行,比往年晚了三个月。这次股东大会特斯拉还会给大家带来惊喜吗?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