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驾照,没有驾照,没有年检,没有彩票,没有购买,没有限制,只要踩下油门,你就可以到处走...这就是城市中快速增长的四轮低速电动汽车——老式踏板车的现实。

2018年11月1日,《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北京百万辆电动自行车进入规范化管理进程。相关部门对超标车辆设定过渡期,开展集中路面整治,查处销售环节违法违规行为,取得一定成效。

然而,记者近日走访发现,由于供需旺盛,缺乏明确的控制措施,老年人代步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问题突出,混乱频繁,给城市道路交通安全带来严峻挑战,影响社会公平。

前排和后排共用安全带,红灯是“大而方”

外观看起来像一辆小型掀背车,但挂着的牌照上通常只有“老滑板车”或“新能源滑板车”的字样和一行电话号码...记者发现街上和居民区都有旧滑板车。"一些旧踏板车和机动车辆混在一起,感觉非常危险。"许多机动车驾驶员表达了同样的担忧。

在一位市民提供的行车记录仪拍摄的照片中,一辆老年滑板车在北京紫禁城北侧的景山前街上快速行驶,其间它不断变换车道,在机动车和公交车之间穿梭。

这位市民说,在工作日的早晚高峰时段,他多次看到老滑板车无视城市主干道上的交通规则,有些明显超载,有些闯红灯。

个别年长的机车司机因为他们的过度行为已经受到法律的惩罚。今年5月,一名40岁的男子驾驶一辆老年滑板车在京藏高速公路辅路上逆行,并通过视频展示,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随后,海淀公安局传唤了司机冯,冯因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被警方刑事拘留。

由旧踏板车引起的交通事故并不少见。2013年至2019年,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随机抽取300起道路交通案件,发现其中涉及旧踏板车的案件有40起,其中旧踏板车责任相同或以上的比例较高,主要是因为占用机动车道、闯红灯、倒车等交通违法行为突出。

朝阳法院亚运村法院法官郝卓表示,由于电动汽车的动力性能超标和违章率明显高于其他非机动车,在司法实践中将被认定为机动车,从而使驾驶员在事故责任认定和后续赔偿中承担更多责任。

无论对其他交通参与者、司机还是乘客来说,旧踏板车的风险都不可低估。

几天前,记者来到位于南四环外旧皇宫区的一家电动汽车商店,商店门前停着一辆四轮老人滑板车。销售人员承认旧滑板车不符合规定,所以没有放在商店的展厅里。记者看到,这辆旧滑板车是一辆四门掀背车,大小和内部几乎与机动车相同,但它需要与后排共享,因为前排没有安全带。

据报道,这家专卖店的老年人滑板车产自浙江,电池电压72伏,最高时速60公里。价格范围在2万到4万元之间。与电动自行车的“国家标准”(48V,25公里/小时)要求相比,老年人滑板车的电池电压和最高速度分别要高得多。不到半个小时,三个车主来到商店询问车辆维修等事宜。一位车主告诉记者,他买车后三个多月跑了4000多公里,在此期间没有人负责。

早在2016年,中国消费者协会就发布了消费者警告,提醒消费者不要盲目购买和骑旧踏板车,并对三辆旧踏板车进行了安全碰撞测试。

结果表明,模拟摩托车驾驶员和乘客的假人头部受重伤,前排座椅移位,导致胸部受伤;滑板车的前电池盒电机结构侵入乘客舱,假人的头部撞到方向盘;滑板车不仅没有安全带,而且碰撞时座椅与车身分离,假人直接撞击方向盘和挡风玻璃,前部内部破裂时产生大量碎片,可能导致实际人员大量失血。

许多居民也担心旧踏板车的耗电风险。居住在丰台区南三环一个社区的居民刘(音)说,社区里的老滑板车车主从十几层楼的家里拿出长电线给车充电。有时踏板车停在一楼的窗户旁,有时停在机动车的停车位上。"如果电线出现故障,很容易引起火灾."刘女士有些担忧地说道。

“如果发生事故,将通过机动车辆进行识别,如果没有发生事故,将通过电动车辆进行识别。”

为遵守2018年11月1日生效的《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北京市交通管理部门于2018年10月发布了《过渡时期北京市电动自行车登记通行管理办法》,规定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动自行车必须申请临时认定,并设定三年过渡期。过渡期结束后,你不允许在路上开车。记者了解到,到目前为止,北京已经申请了约230万个临时标识。

在电动自行车规范化管理过程中,交通管理部门继续对道路违法行为进行路面整治。据统计,2019年5月至7月,北京市共查处各类电动自行车逆行、闯红灯、走机动车道等违法行为23.9万起,平均每天2900起以上,其中电动自行车在快递行业中占很大比重,具有一定的威慑作用。今年5月,北京启动了“一个头盔和一个安全带”的安全保卫行动,呼吁摩托车手和电动自行车手戴上安全帽,并发起了一项安全旅行倡议。

2019年,北京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检查了4300多个相关对象,查获了108辆非法电动三轮或四轮车和旧踏板车。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宋宇认为,北京在电动自行车的规范化管理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这种多元化、多路径的“一揽子”治理措施应该尽快应用到旧踏板车的管理中。“造成旧踏板车混乱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生产、质量检查、销售和最终执法,这不是某个政府部门能够解决的问题。”

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权益保护委员会副秘书长杜坤志认为,由于目前旧踏板车的违法行为和法律纠纷责任不明确,司机的违法成本很低。

据记者调查,目前,“出了问题就由机动车来决定,不出什么事就由电动车来决定”的“执法标准”已经很普遍了。一些受访者认为,执法到底有困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电动汽车在道路上的肆意违法行为。

销售过程中的“捉迷藏”也使市场管理部门难以执法。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督局协调部主任孙兵告诉记者,一些销售和经营单位会将旧踏板车放在较远或隐蔽的地方,甚至放在较远的非机动车道上,这些停放的车辆往往处于无人认领的状态,给执法带来很大困难。

记者了解到,2019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开征求了9个强制性国家标准项目的意见,其中汽车行业的一个标准是《四轮低速电动汽车技术条件》,完成时间为2021年。业内人士认为,国家标准的颁布,可以为老滑板车行业的合规发展提供指导和参考。

需要证明合法化的必要性,儿童不应为老年人购买

受访者指出,旧踏板车的混乱和由此形成的“半地下市场”需要城市管理者的关注。

在源头生产端,要尽快明确低速电动汽车的安全技术性能,建立和完善低速电动汽车的市场准入和监管制度,并采取相应的管理措施,解决低速电动汽车的无序生产和使用。对不符合要求的产品,严禁再次上路,并责令非法生产企业采取召回或更换措施,引导消费者通过合法渠道返还和更换权利。

同时,开展集中整治工作,坚决取缔和淘汰不符合法律法规要求的低速电动车生产企业和产品,净化市场环境。

宋玉认为,旧板车的存在虽然有其合理性,但其无序发展与群众对城市精细化管理的需求背道而驰。有必要对旧踏板车合法化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进行研究论证,通过立法加以明确,并明确各个环节的标准和管理方法,从而为相应的管理工作提供法律支持,使旧踏板车的管理真正做到合法合规。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认为,在管理方法上,要全面管理生产、销售和使用,从源头上控制生产问题,通过市场检查、群众举报等多种渠道关注销售和流通问题,从使用方面关注道路问题。对违反规定的,采取暂停和没收等处罚。"相关执法机构需要合作和系统管理."邱说,同时,我们也可以考虑是否可以专门为老年人生产一些安全的交通工具,提高他们的标准,降低他们的车速,增加车辆的安全性。“有必要考虑老年人的‘最后一英里’出行需求,以及城市交通状况和社会保障。找到平衡点非常重要。”

中国消费者协会提醒消费者提高安全意识,自觉遵守交通法规,选择合法的交通工具出行,不要购买、驾驶、改装或骑滑板车。同时,孩子们不应该把旧踏板车作为礼物送给老人。老年人不像年轻人那样健康,他们反应较慢,更容易受到伤害。看似孝顺的行为实际上把他们的父母置于危险之中。

责任编辑:小新